沈阳上门按摩 > 按摩资讯 > 返回

童年的回忆瞬间化作双眸中盈眶的泪水

作者:www.wuliu365.info 更新时间:2019-10-12

  年岁渐长,也深陷怀念的回廊,当流年的旧事落满思念的河,回忆便开始像艳阳下绵薄的清风,一点点唤醒沉睡滞久的心灵。
 
  那棵古老的槐树生在晚清动荡不安的年份,因无人打理,如今已经枯败成一截被人淡忘的干枝,如同被风干的记忆一般,在灶棚的瓦檐下形单影只的孤立着。如果不是童年玩耍的院落唤回流逝多年的往事,我忽然怀疑,这一生自己是否还能清晰的记起这棵曾经给过我欢笑和泪水的古槐。我把手放在黑褐色的枯树干上,轻轻推了推,古槐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体征,但似乎仍不失一种执着向上的倔强,仿佛在用这种姿态展示它生命卑微末梢最后一刻的尊严。
 
  童年的回忆瞬间化作双眸中盈眶的泪水,成为对哺育我成长起来祖屋的一丝怀想和一种祭奠,虽然这种情感漫过了岁月的历劫,却在刹那间回归到最初的明朗。
 
  泪眼深处,我恍惚看到阳光老人正捋着银髯笑呵呵望着这座春意萌动的庭院,槐树下还有那个扎着马尾巴欢快的跳来跳去的小姑娘。姥姥属于旧时代的人,性情沉静、慈善,遇事不愠不火,她尤为喜欢在暖洋洋的春天拿一把蒲扇坐在古槐下的藤椅上看我玩耍的模样。此刻,站在枯枝荒败的院落再回想少时的情景,始觉得曾经简单丰盈的幸福此刻已经随着长眠的姥姥走了,而且那些年的欢乐再也回不来了。
 
  回归故乡,童年的情感就是记忆深处繁花盛开的罂粟,明知有毒偏偏也要打开闸门令其渗入。我在古槐下徘徊良久,抬起头,仿佛又看到一树繁花的清幽,那嫩白的花儿每年春天总能变成一盘盘爽口的菜肴让人赞不绝口,待花落之时拇指肚般的树叶便像春雨后的青笋挂满枝头,其葱茏茂密自是别有一番景致。少时,舅舅家的表哥喜欢爬到树上用槐树叶给我编一个头环,再插上些不知名的小花就成了漂亮的花环,常常令邻家的孩子艳羡。有时,我也会乘姥姥不背偷偷学着表哥往树上爬,但每次爬不过三五米就吓得连哭带喊着救命被家人从树上抱了下来,表哥却往往要因此被轮流教导一番,后来,表哥因为时常受我牵连也就不再爬自家的槐树了。
 
  古槐的衰败不知是从哪一年开始的,听已经成家并做了父亲的表哥说,自从家里的几位老人陆续过世后,因为家务事繁多,表哥也没时间打理,慢慢的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再回头看去,古槐真的也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低垂着苍老的身姿,仿佛已经禁不起清风和岁月的细语。我想,再回故乡时,或许这里再也找不到古槐的一丝踪迹了。
 
  近前,我用双手围过古槐的树干,就像最初离开这里拥抱姥姥时的样子。